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台心水论坛 > 何欣穗 >

音乐家陈健骐:除了重金属什么都能接受

归档日期:05-27       文本归类:何欣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于是这次,陈建骐请来何欣穗、黄小梅、吴立琪、彭靖惠、张悬及魏如萱,算上以旁白出演的陈绮贞,几乎囊括了台湾新一代的重量级女声,用来自她们的六种音质,诠释爱情存在的六种可能:在一起时快乐,在一起时不快乐,不在一起时快乐,在一起……这些爱情的样本和声音的滋味在陈建骐的音乐里,仿佛被纷纷悬挂在某个空处,缤纷而又冷冽。

  陈建骐在音乐方面的才能和成绩似乎可以拉很长一个单子:陈绮贞代表作《花的姿态》、《太多》的编曲;陈珊妮《美中毒》演唱会、陈绮贞《花的姿态》演唱会部分编曲和键盘手;剧场中,与李焕雄、林奕华、几米合作的剧场配乐;电影《刺青》的电影原声,甚至被乐评界誉为“华人后摇的翘楚”……陈建骐无疑是担得上“著名音乐人、配乐家”这个名号的。

  但,用“家”这个略显严肃的词来形容陈建骐,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跟声名无关,而是“帽子”下面音乐的质感。乐评界找到了“小清新”、“小独立”、“小情怀”、“小格调”这几个词来形容他,反倒觉得贴切。

  成长记录里没有什么严重的缺失与迷失,音乐里也就少了些大悲大喜,只是淡淡而恳切的喜悦或悲伤,空的空间。他说,除了重金属,什么都能接受。因为内心和感觉无法被限制,音乐的形式也就没有边界:巴洛克式的古典、几米绘本的清新、陈绮贞式柔软的强劲、陈珊妮嗓子里的爆发力和控制力,娃娃魏如萱的戏剧性……在陈建骐的音乐中都能找到踪影。

  小学开始修习钢琴,最爱巴赫,高中时组团玩老摇滚,Deeppurple、Europe、BonJovi都曾尝试过,后来参加话剧社,既当导演又兼音乐设计,因为念的是男校,若是演话剧就要到女校去请女同学一起合作,这段青涩的时光,让陈建骐对这个世界认知的门和音乐的灵性同步打开。

  “陈绮贞的歌词,总让你不经意地把自己的心思透射在她的歌词上。太多的情爱被歌颂,但她把太多情爱背后的事情,翻开来给你看,或许觉得痛,但痛得深刻,这个很重要。”这是陈建骐耳中的陈绮贞,亦是他自己的爱情观和音乐观。陈建骐音乐中的爱情好像说的就是一粒微尘与另一粒微尘,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话剧社的经历对陈建骐后来的音乐影响很深,甚至让他与主流流行乐中常见的平铺直叙某种情绪的音乐气质决然分开。他看见了空间,并且需要空间——声音深处的空间和画面,而不是满满当当,N种乐器一齐响更便于煽情。情歌中,陈建骐喜欢《YouAreSoBeautifultoMe》那样的歌词和旋律皆简单、细微的歌,另一首,则是潘越云演唱的《最爱》,其中一句“你的小手让我握成袖”这样透过画面,一步到达禅境的歌。

  “诚实”是陈建骐在音乐中一直追求的特质,《地下铁》中为陈绮贞制作的《失明前我想记得的47件事》,温柔清甜,为陈建骐赢得广泛声誉。在他看来,为《地下铁》这部电影的主题创作的一首歌本应该悲伤冰凉,但词作者夏宇却用纤柔细腻的文字建构了一个充满光线、五彩缤纷的世界,似乎黑暗完全不存在,加上陈绮贞独特的音质及口吻,便成了一首温柔的歌。“缤纷而冰凉”是他体会到的盲人的世界,他或许就只能诚实地表达他所体会到的,而非想象的。

本文链接:http://auxzarbs.com/hexinsui/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