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台心水论坛 > 何欣穗 >

Soul、云音乐、喜马拉雅等被罚或“疑下架”“耳朵经济”迎来“审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何欣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两天,此前市场存在感并不算高的网络音频行业,以一种非自愿形式强势“出圈”,“诶?音频APP又被封了一批吗?”

  今日(6月29日),有网友陆续发现,网易云音乐、荔枝、喜马拉雅FM、企鹅FM等音频类应用似乎遭遇下架。网易云音乐(以下简称“云音乐)在小米、华为、应用宝等安卓手机应用商店中下架,但并不是全网下架,苹果APP STORE中APP尚未受到影响。目前,官方尚未回应下架原因,但网络上有消息称,云音乐、荔枝等下架是由于违反了相关规定被下架30天。

  这桩突发事件似乎之前就有预兆。在云音乐、喜马拉雅等一批音频APP下架之前,昨天(6月28日),官方消息报道,网信办协同相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根据群众线索与核查取证,依法对Soul、语玩、吱呀等26个音频平台采取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而处罚原因是这些平台存在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等违法情况。

  “我在喜马拉雅FM上是会员,一些付费读物也没听完。我也没发现什么不好的东西,怎么就下架了?”

  这场网络音频整治审查行动,对于网络音频行业而言显然有一定的冲击。2011年开始,荔枝、喜马拉雅、蜻蜓、懒人听书等音频平台的出现,以有声读物、广播电台、个人主播、音频直播、知识付费等音频类型搭建出行业体系,让行业传统广播转向了移动互联网,2016年内容付费浪潮促使行业迅速上升,初代玩家们纷纷获得资本青睐,而企鹅FM、红豆live(现在改名kilakila)等新平台冒出,2018年阅文、B站陆续进入音频市场,音频行业从免费内容输出进入商业变现阶段。

  2019年业界在预测,谁能成为国内音频行业的霸主,但首要面临的是来自监管层的震动。

  大部分公众对于云音乐的下架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这到底是为什么下架?”内容监查的大环境下,一切行为似乎都带着隐喻。

  昨天,微博上博主“-另类国度-”发布微博表示,“网易云音乐率先删除 Nirvana 经典专辑 《Nevermind》 标准版封面图片”,经历一个删封打马的过程,十一点“豪华版专辑封面恢复正常”,而这张专辑封面的图像是一个沉浸水中的婴儿,处理部位是男婴的隐私部位。这当然不是促使云音乐下架的原因,但是从内容审查的角度而言,不难看出内容平台在自查方面的自觉性与谨慎度。

  这种谨慎是自上而下传导的。网信办阶级处罚26家音频平台之时,对音频市场存在的乱象进行了清楚的解释,包括平台管理制度不健全,推送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音频内容,主播传播性暗示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从事违规交易等,而除了这些意料之中的平台漏洞,年轻群体的关注点在官方指出的“传播所谓‘色系神曲’、宣扬‘二次元文化’、‘亚文化’;一些有声读物平台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传播惊悚恐怖、神仙鬼怪等怪力乱神的网络小说,散布封建迷信思想”,其中“二次元文化”“怪力乱神的网络小说”这类词分外打眼。

  音频平台涉及色情传播、内容违规等情况一直是行业的痼疾。如这次下架APP中的Soul是一款语音社交产品,主打陌生人社交。平台上用户以匿名的形式通过测试进行精准的智能匹配,从而实现交流,交流方式可以选择传统的文字聊天,也可以通过限时语音连麦进行沟通。

  而这款APP比起传统社交软件而言,除了实现陌生人的社交连接,更多一份隐蔽感与猎奇心,平台用户头像只能从平台提供的几个固定头像里选择,用户名称也是平台随机匹配,这个设定意义在于“摒弃颜值,灵魂交流”,同时用户还可以发布瞬间,这是如朋友圈、微博一样的动态发布功能,但是在匿名的形式下瞬间远离熟人,更像一个私人树洞。

  不难看出,这款APP是希望通过匿名社交与树洞式的倾诉感解决用户人群的孤独感。事实上也确实迅速在陌生人社交影应用里占领部分市场。极光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Soul应用端的日新增用户数均值为16.24万,较18年同期增长了近2倍,而其月均DAU均值也较18年同期增长了268%,达到了262.83万。

  Soul的存在有实际意义吗?有的。“Soul是一个很好的树洞,远离虚假互相攀比的朋友圈,远离熟人,可以尽情的抒发和吐露自己的正面的、负面的情绪,没有人会说你矫情,甚至你会得到一份来自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关心与鼓励。”有网友在微博上反映。Soul下架部分用户感到担心,“如果被下架我九百多条瞬间可怎么办”。

  但同样,由于APP本身设定上的猎奇感与私密性,平台监管与用户筛选力有不及。随着Soul从一款小众APP逐渐走向大众化,用户体量增加,平台上开始出现各种涉黄信息、情色暗示、广告营销等擦边球行为。“Soul里面一到半夜就是语音连麦,发各种暗示图。”用户举报这类违规用户,平台也会及时处理,但是这只是扬汤止沸,违规现象屡禁不止,这背后根本原因是平台用户的良莠不齐,平台运营维护上也存在的漏洞。

  而“色系神曲”“二次元文化”等此前也早有迹象,今年5月以网文平台为开端内容行业掀起了一场“内容自查”,起点、晋江频道关停,B站部分番剧下架,这时就有人发现猫耳FM上各类日本配音Drama(日本广播剧,以下简称“日抓”)全线下线,BL、乙女向等带H轨的作品无一幸免。这一方面有内容版权监管的原因,另一方面是部分日抓作品或多或少涉及到大尺度内容,森久保翔太郎、石田彰、绿川光、樱井孝宏、关智一、神谷浩史等声优以各种形式陪伴宅女们入眠,虽然没有画面呈现,但是声音演绎带来的刺激并不逊色。

  而这类涉及BL情愫、尺度较大的有声内容或多或少的存在于各大音频平台。这次整治行动指向十分明确,含有色情意味、尺度较大的歌曲,惊悚恐怖、神仙鬼怪、僵尸、冥婚等怪力乱神的网络小说均属于违规内容。

  近几年,国内耳朵经济迅速发展,市场内已经形成了固有格局。最初进入行业、以电台起家的三大平台,蜻蜓FM、荔枝、喜马拉雅FM已经成为行业巨头;懒人听书则专注有声读物领域,首收割了最初一批有声阅读用户。据易观千帆2019年1月的数据,有声阅读行业中喜马拉雅FM、懒人听书与蜻蜓FM三家月活跃用户过千万。

  2018年音频市场引来变化,阅文宣布成立自己的听书品牌,整合平台渠道,制作内容,让有声阅读成为自己新的用户和收入增长点。据统计,国内音频市场70%的原创文学内容总量来自阅文,其音频收益约占原创有声小说收益的2/3。

  B站则收购了音频平台猫耳FM,二次元头部平台对音频市场布局,对于动漫相关的广播剧、有声读物、声优特典等显然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对于音频行业而言是巨头入场的信号。

  而市场上依旧是喜马拉雅FM占据头名。目前喜马拉雅平台内容包括有声书、音乐、娱乐影视、相声、情感DJ、知识等栏目,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年底,喜马拉雅FM的用户规模(包括但不限于有声阅读行业)已经超过4.7亿了,用户的人均使用时长为2.8小时。

  另一方面,喜马拉雅FM已经逐步形成一个线上到线下的变现链路,喜马拉雅FM通过平台多元内容完成用户留存,以线上内容向线下电商、人工智能产品、教育领域等导流。媒体报道,喜马拉雅FM发布的小雅AI智能音箱,以买音箱送会员的模式在发布40小时后卖完10万台。

  现在喜马拉雅FM疑似遭遇下架,这对行业而言是一种打击,音频行业隐藏的诸多不稳定因素在审查下开始暴露。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网络音频内容付费用户规模增至2.96亿人,用户规模已达4.16亿人,增速19.5%,预计2019年用户规模将达4.86亿。“耳朵经济”作为互联网内容端长、短视频,直播、网络文学等热门类型之外的一个隐形产业,默默生长。但现在,生长途中遭遇风雨,这场风雨过后会有什么变化,还需要观察。

本文链接:http://auxzarbs.com/hexinsui/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