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台心水论坛 > 胡海泉 >

天使投资人胡海泉:我要做泛娱乐投资领域的翻译者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胡海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GMIC2016互动娱乐峰会场上,有来自各行业的五位大咖级人物就泛娱乐投资这个当下非常热门的话题,进行了圆桌讨论。他们分别是著名音乐人、,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陈杭,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经纬投资合伙人王华东,以及腾讯投资总监余海洋。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与娱乐产业的互相渗透,新的内容形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内容创意呈现爆发式增长,价值的快速变现使资本趋之若鹜。慢慢构建构建出游戏、文学、动漫、影视、戏剧等多个种文创业务领域的互动娱乐新生态,初步打造了“同一明星IP、多种文化创意产品体验”的创新业态,被称为“泛娱乐”产业。

  近两年,IP概念的炒作热潮渐渐褪去,各种“网红”、“网大”、视频直播等吸引了各路资本疯狂追捧。如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投资了开心麻花的话剧IP,罗振宇的公众号《逻辑思维》;腾讯和南山资本投资了游戏直播平台《斗鱼》;经纬创投投资了《陌陌》等等。

  这次论坛机会难得,《娱乐资本论》创始人郑道森向嘉宾们抛出了许多有深度的问题,比如如何实现IP价值最大化,泛娱乐浪潮下投资并购的机会究竟在哪里,到底有没有泡沫,询问南山资本为何当时投资大家都还不太看好的斗鱼,并就最近的范冰冰公司和刘诗诗公司的估值的问题询问同样身为明星的胡海泉,而海泉非常有智慧和思想的回答彻底刷新了主持人以及现场观众对羽泉的认识的颠覆,我们再次重新认识羽泉作为娱乐产业的内部人士同时身兼投资人的角色,就像他自己说的要做两个领域的“翻译者”,帮助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实现梦想,这种情怀的流露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本文截取了主持人和嘉宾的部分现场实录,让我们看看作为一线大咖,他们在亲自参与泛娱乐投资过程中的体会心得,以及他们投资的逻辑究竟是什么,或许能够帮助我们在内容领域创业的众多梦想者提供最直接的参考。

  郑道森:我们近期娱乐资本论也会IP做了非常多的研究,IP的价格不断的上涨同时,我们也看到很多好的IP其实是被浪费掉的,或者很多大量囤积的IP并没有看到很好的开发,所以今天第一个问题,我要抛给各位,怎么理解IP的价值重塑,当下的时代IP的价值怎么样最大化。

  陈杭:怎么样使IP价值最大化,我想有三个方面的最大化,首先是顶层设计,这个IP无论是故事,可能有人物,有大的世界观,它是一个已经通过某种形式被大家所记住的某一个形象、人物或者某个世界观,这是IP的定义。首先有一个顶层设计,这个故事可能原来是文字故事或者是动漫,可能跨界的运作一个文字故事可能会变成一个电视剧,或者一个网剧、电影、网络大电影,或者是一个游戏。这个时候你的顺序是什么,这可能是要你思考的。另外你的顶层设计当中是把这些跨界的不同的形态都给一家公司去制作,还是可能游戏给某一家,电影给某一家,网络大电影又给一家,整个的设计,包括前后的顺序都是需要仔细考虑的。

  第二个,你要有一个好的团队去制作它,我们两年半之前投资开心麻花,估值是按3个亿投的,很合适的一个价格,但今天三板上是50亿的价格,中间没有做过任何的定增,所以一单我们赚了15倍,作为这个投资我们非常高兴,这么大的回报。这么一家公司在做它的话剧IP的时候,《夏洛特烦恼》是他们花了很多心思的,一个处女秀,一个话剧公司第一次拍电影,但开心麻花影业总裁他最开始是做过影视的,他用的剪辑,配的人都是靠谱的不断的改这个剧传递的一些思想。第二个我想说的即使你有顶层设计之后,还需要一个很优秀的团队去制作它,所以一个东西你有没有花心思是非常重要的,我倒不是吹捧麻花,他们花了心思,没有付出,没有收获。还有很多的桥段,比如马东梅的桥段,一个好的IP有一个顶层设计,但这个团队花努力非常非常重要,大体上是我的感觉。

  胡海泉:IP的主角如果是人的话,看起来简单但其实更复杂了,包括IP的模式和可编性的控制就更难了,比如把明星聚集在一起做一个资本论杠杆,这个理论是通的,但人是可变的,所以我认为每一个IP的创造者,更重视的是自己的资源以及自己的名誉价值。过去历史上发生很多的事情,非常好的案子,因为人的问题,所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每一个以人聚焦的IP,一定要非常珍重自己的品牌价值,自己的名誉价值,也不给其他人添麻烦,过去发生过非常多这样的事情。

  反过来讲今天的话题是如何重塑IP,在我看来自己的理解是有价值的东西,事实上我们都在看它衍生的能力,跨界的能力,IP重组的能力和合作的能力。站在中国来讲,我认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周围回归到陈杭总说的第二点,第二点是专业化专业人才的问题,市场上是否真正有一百个能拍出来非常完整的故事的,又有商业化的,又有口碑的电影导演,我们市场上最缺乏的是人才,对人才管理和对内容的开发来讲我们现在缺乏内容,我们看到被资本推动的各类型的制片公司非常多,但真的沉下心来打造作品的并不多,所以我觉得首先要回归到制作的初心。

  还有是IP的延伸和跨界也不是说说而已,比如说电影变成游戏,网文变成电视,互联网的短片变成大电影,实现过程中都有非常多的难点,不是轻轻松松实现的,不是哪个投资人在后面一驱动就能成立的,所以我们希望看到更严谨的跨界、互动,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何佳:大家好,对于IP这件事情我们这么思考,它其实是两个层面,一个是说IP产生的源头,有了好了IP之后,出了好的产品还得通过好的渠道变现出来,斗鱼是属于IP变现的渠道了。

  我们作为基金角度来讲,本身我们基金就专注于做泛娱乐的投资,我们本身是在娱乐行业细分成很多市场,比如有文学、动漫、漫画、游戏,还有各种各样的细分行业。我们当时选的策略也是每一个细分行业都争取投到比较好的团队,有专业知识和技能。这么多行业里从IP来讲它是有一个互通性的,一个好的文学的IP,可能是一个好的动画、漫画,或者是一个好游戏的内容或者故事的来源。

  也同理一个好的动画、漫画可能也是其它表现形式的来源,所以我们希望我们投资的每一家公司或者在不同的细分行业能产生一个协同跨界的合作。所以一个IP之所以能称为IP,除了在自己的领域之外还有其他领域的合作和认知度。

  比如美国的迪士尼,除了它原来最早原创的动画的像米老鼠IP,还有后来收购的星球大战、漫威等等;包括日本,游戏的一些好的作品,可以在动画、漫画里得到变现。

  反过来好的像火影忍者、七龙珠,最近大家在中国游戏畅销版上看到作品,它也在游戏中得到变现。所以一个好的IP确实需要各个不同的细分领域里得到更好的发展和更好的认可,那么这个作品的IP价值才能最大化,当然跨界的时候也要找到想去跨界领域最好的团队去帮他做这件事,才能保证整个IP是常青的事情。所以IP是非常综合的,在各个细分领域都能找到影子,也能合起力来帮助一个IP成长为一个非常知名的全世界的IP。

  郑道森:最后一个是经纬创投的合伙人王华东,在IP之外能不能再聊点别的?华东因为投了陌陌而一战成名,所以在投资圈里华东总是对陌陌最了解的投资人,最近他告诉我说陌陌也能有直播了,而且之前华东总曾神秘地对我说,他之前投游戏的时候赚了很多很多的钱。所以问问华东总,投游戏,投陌陌,您是怎么判断这些游戏的价值的,是因为IP吗,还是因为其他。

  王华东:整个泛娱乐领域在我们经纬创投只是一部分的领域,从我们的总的投资金额和投资数量来讲这部分都不是最高的,但这个领域对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有几点,第一点是整个娱乐领域是年轻人最关注的,我们需要了解年轻人在干什么,这对我们做其它领域的投资是非常有帮助的。

  第二点整个科技行业的发展,所有产业的发展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娱乐,不管从消费还是用户的这种个人的提升角度来讲,娱乐是很重要的需求,在做这个领域布局的时候,我们有几个大的逻辑。第一个逻辑在整个泛娱乐领域的投资过程中,我们重点投互联网的娱乐团队,这里面最大的原因是渠道的变化,互联网上面的播出渠道不管是视频还是直播,成为了年轻人获取信息和进行娱乐消费最主要的形态,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们其实对IP的在乎程度没有那么高,可能我们更偏实用主义一些,不像陈杭总这么有情怀。核心是希望这个内容本身是被精良制作的,并且被用户所喜欢的,而对于它是否是从此前已经存在的IP改编过来的,这个我们不在乎。第三点我们对这个内容形态的关注度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在整个泛娱乐领域的投资中,我们更偏实用主义一些。

  反过来讲整个网剧网络电影的时候我们也是相似的逻辑,我们投持续的产生A级作品的团队,我不期望他每年能产生一个S级作品,这个赌博成本太高啦,但期望每年产生一个A级作品,这是我们大概的逻辑。

  郑道森:IP聊过之后火速进入下一个话题,泛娱乐浪潮下投资并购的巨大机会。我作为一个媒体人,IP这个词的热度有点过了,最近在文化娱乐投资圈火的是网红、网大、VR,前两天我跟一个做电影的老板聊天,他说我特别特别怕别人提到这三个词,动不动就是网红的制造平台,网红工厂,动不动就是一个很Low的人跟我说我要做一个网大,对科技没什么感觉的人跑过来说他做了一个VR,我觉得这个吐槽背后可能有一个现象,现在大量的资本正在涌入泛娱乐行业当中,也有一些观众认为这种泛娱乐行业的投资,其实开始逐渐的初见泡沫,我想问问在座的几位。目前的泛娱乐投资,包括内容投资,你们觉得有没有泡沫现象的存在?以及你们觉得下一个价值洼地会在哪里?

  陈杭:这两个问题。我想背后的原因是三个,第一个是经济,中国现在大家知道我们国民生产总值60万亿,除以13亿人口,大概8千美元左右人均GDP。从整个世界发展来看,人均GDP到了这个时候,国家算是一个相对来说中等收入的国家,因此经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我们主力消费人群又是80后、90后,所以看到泛娱乐,刚才讲的网红、网大、网络直播,背后是中国国家的经济水平到了一个必然的情况,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是技术,4G的技术包括带宽,这种技术的发展使得视频方面的一些成本以及视频流畅度这些情况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放在三四年前你看这段视频可能要一百块钱,现在只需要一毛钱,所以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第三是社会,我们的消费人群,80后90后他们的世界观是什么,他们的世界观是什么,和我们70后、60后应该是有很大差别的。综上所述泛娱乐爆炸的背后我们看深层次的原因是跟经济、技术、社会这三条构成的导致的爆发,为什么今年爆发是有深刻原因的。

  作为投资人,我们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是机会呢?我们觉得有两个机会。第一个机会是以付费内容作为主要方式的网络的公司,大家知道我们投了知识服务提供商《逻辑思维》,我们去年投了这家公司,我们投了1.3亿。他们现在在卖一些书,因为他也有一个“得到”APP,每天七段的音频,很多讲信仰、科技、文化的,后面还有一些干货是需要付费的。所以我们认为第一个价值洼地是能让用户的体验上升的同时,还能带来一些付费可能的,一定是精品内容。

  第二个是可以把一些IP这些所谓的吸引力,跟电商跟品牌相结合的,我们特别看重的是什么,特别看重的是这个内容。所以第一个观点是跟直接付费内容相关的,第二是内容能跟电商结合,因为我喜欢海泉老师你这个人,因此你推荐的书,可能你穿的衣服我也想尝试一下,这是一个很自然的消费心理。这是两个重点,而且我们的电商转化热潮已经到了,我们文化基金原因投一些黎明前四五点的太阳,太阳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了,要抓住这个机会,从我们来说,我们对逻辑思维的投资,逻辑思维对papi酱的投资,以及我们对微信电影票的投资都是这种理念,未来我们还会宣布一系列大的投资,也是在网络大电影,IP或者音乐的产业,在未来的三个月我们会在这些行业都有布局,我们看重的都是这些行业带来的付费能力、投部能力、电商转化能力,我们对这种行业非常有信心。

  郑道森:我给海泉的问题比较特别,我们注意到最近很多明星的公司特别值钱,范冰冰的公司估值到8~14个亿,其实是一个空壳的公司,(台下有笑声)吴奇隆和刘诗诗公司估值18个亿,冯小刚的新公司华谊投了10亿占70%的股权,问一下海泉您准备做一个这样的公司让别人投一投吗?您怎么看这些空壳公司?

  胡海泉:这么形容太主观了,空壳是一个贬义词。牌坊很值钱,买了牌坊代表后面的一条街都可以逛一逛,大多数人看到牌坊都到这逛街来了,这个逻辑也是对的,除了牌坊之外你还有持续创造的能力,作为投资效益来讲谁都希望投到的是黎明前的太阳,我自己是想方设法发觉更多而且用我非常擅长的语境和艺术家沟通,文化投资的最大难点在于文化语境的差异,我会发现跟艺术家沟通很费劲,跟演员沟通,沟通后的结果好像跟当初说的不太一样,这件事情最常发生了,所以可能未来我自己专注做两个之间的串联者和翻译者。

  作为投资方式来讲,我认为应该项目和股权同等看重,在早期股权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发现人才,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辅助艺术家人才去做整个项目的运营和整合的能力。如果我投到一个股权的投资之后,等于说对他人才的系统就是认同的,在这样的阶段,他早期的创作阶段,可能他现在只是一个短片导演,但通过对他的股权和项目投资,其实就是发现未来的徐峥。我自己的理解,我们不是后期的机构,所以肯定是要希望跟艺术家共同成长的投资人。

  投资的方向来讲,我自己的投资公司,我自己的文创公司都会更关注于95后的消费习惯,我们相信视觉是未来,所以接受讯息、学习讯息和分享都是通过视觉,包括音乐,包括过去的艺术形式来讲,我们更多的会看如何通过视觉的形式呈现其它的艺术,包括我们投的视频制作公司或者演出公司,演出公司可能更倾向于能直接更互动的,或者说在某一个方式里更垂直的内容,比如我们投的音乐节都是电子音乐节不再是摇滚音乐节,未来的生活方式决定了我们投资的眼光。但投资的效益,我已经投资映客了,那我们就投其他方式抓取到年轻人内心的垂直的线上直播平台。平台这俩字不能乱用,但如果深深的聚焦在某一种消费需求领域的话,它就是平台,因为它能挖掘出来所谓的收费模式,这是我的理解。

  郑道森:不知道你们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哈,我坐着听海泉谈投资,就觉得特别……,因为我对海泉的理解,或者说对海泉的印象还停留在“我是歌手”的决赛的夜晚。我想追问一下海泉,为什么会从演艺行业跨到投资来,做投资的过程中您享受这样一个过程吗?

  胡海泉:投资就是把手伸向未来,资本的效益就是改变未来,发现人才,我自己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可能有不同的责任和使命,目前为止我也不会放弃在舞台前的身份,因为那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是不要浪费我自己的艺术天分和在舞台上享受的乐趣,另一方面来讲如果能帮到成千上百甚至上万的二十多岁时候的我,我觉得才是现在的使命。(观众掌声)

  郑道森:去年我们南山资本投资了斗鱼,当时很多人不太看好,不太理解。所以请何总跟我们讲讲当时投斗鱼的时候的经历,以及目前对当下的直播以及泛娱乐投资洼地的理解。

  何佳:我们大概是去年3、4月份的时候,我们看斗鱼不是因为直播看的,那个时候还没有直播这个概念,我们看斗鱼是因为我们想看电竞,因为我个人打电竞很多年,不是职业选手就是喜欢那个东西,所以从大学一直打到现在,说白了就是打游戏。

  但我们想看电竞这个东西,电竞我们理解是体育的一个新的延伸,我们觉得电竞这件事是非常好的一个东西,因为打电竞游戏的人已经从大学生现在到了高中生甚至小学生打游戏嘛,甚至我女儿去年5岁,也在玩腾讯出的《王者荣耀》等等一系列这种游戏,你是挡不住的,这是一个新的趋势或者这种年轻人、小朋友的一种方式。

  从他生命中可能几岁、十几岁就在接触这样游戏的时候,他未来成长之后,未来一生中对这种游戏的认可程度或者类似电竞这个行业的认知程度会越来越高,我们觉得未来年轻人对于电竞这个事情,他们深入人心的,而且是他们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个东西,所以那个时间点,我们是通过这样一个分析,所以我们说我们要看电竞。

  看电竞,一个是做电竞的赛事,组织比赛,培养一些主播,甚至有一些战队,这是电竞赛事相关的东西。另外是直播平台,在美国大概是twich(音)以9.7亿美金卖给了亚马逊之后全世界很多在学这个东西,包括去年中国的上半年我们还在考虑为什么斗鱼能发展起来,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政府对游戏的管制是非常严格的,所以我们最后选择了斗鱼,根据各家基金自己有一些考核的标准了,我们最后选择了斗鱼这样一个公司是互联网基因的,它整个的商业模式,包括它整个的发展我们当时觉得是非常好的,所以那时候我们觉得斗鱼是很不错的团队,所以投了斗鱼。

  后来直播就突然一下又爆发了,有很多新的平台,刚才提到映客还有很多新平台出现。我们觉得直播是90后甚至00后自我发展、自我展示的一个平台,这是一种类型的直播,这种模式很早之前在电脑上也出现过比如YY、9258或者后来手机上的唱吧等等一系列的公司都有这样的模式出现。为什么这一拨又出来很多呢?几个原因吧,刚才讲到技术的发展,使得手机直接的直播成为一个可能性。另外正好也是用户群到这样一个年龄有机会做这样一个事情;最后是整个直播平台软件产品的革新,产品的新设计,正好也是满足了很多用户的需求,所以这一拨我觉得是一个看起来突然风口又来了,实际上也是多种情况最后综合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直播的发展才刚刚开始,从之前的专业直播平台,比如从游戏切入斗鱼,现在变成我们叫每一个人的斗鱼,就变成每天生活的一部分等等,其实是希望能拓展到泛娱乐更大众的人群。包括刚才海泉也提到很多希望投垂直领域的直播,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方向,包括陌陌也在做直播,包括头条、微博也想做直播,我觉得这是未来视觉的一个呈现方式,也是个人展现的一个方式,我们想通过斗鱼这个平台培养到好的IP,能长出很好的内容,不光是个人能展现,P这种新的内容的出现也是很好的方式。有可能偏重个人优质一些的,有可能偏重P的,有可能结合在一起的,所以这个是刚刚开始百花齐放的年代,也挺有幸参与其中。

  说到投资的洼地,刚才讲投斗鱼是因为电竞,未来电竞还有很多好的发展,所以我们用投资的方式,基金的方式也积极布局了很多电竞的赛事、社交、电商等等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未来可能对于直播对于电竞对于泛娱乐未来还是很关注的,对于付费内容这块。好,谢谢。

  郑道森:最后一个问题留给王华东王总,刚才提到陌陌也开始做直播了,海泉也提到现在也在关注其它平台做直播的机会。问问华东总怎么看其它领域的直播机会,有机会吗?机会在哪?

  王华东:如果从大方向来看,我们觉得在整个视频领域,过往所有平台给用户提供的主要是影视内容为主,其实在生活方式领域,跟人民的日常生活相关的领域中,这方面的内容是极少的,所以我们在过去花了很多时间看跟生活方式相关的内容,这个内容形态有可能是录播有可能是直播。就像刚才陈杭总提到的一样,我们觉得以生活方式为题材的这种内容,未来可以向两个方向发展,第一个是生活方式的品牌,新的消费品牌。第二是垂直类的电商,这个领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所以在这个逻辑下,我们其实并不关心是不是采用直播的模式,而是关心他所做的生活方式方面的内容,是否对用户有足够强的吸引力,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这可能是除了影视类内容之外最大的领域了,过往这些年没有开发出来的生活方式类的内容。你最初提的问题还是蛮有意义的,我们除了在生活方式这个类别中花时间之外,对技术类型产生的平台类型的制作,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看,比如VR,从技术角度来讲VR的确是AR的过渡产品,但在中国的特殊市场中有可能出现第二个VCD产品的,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出现VCD的时候大家都知道DVD才是未来,但VCD在中国一直火到DVD消失,所以我觉得VR在中国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计算平台,并且这个平台对普通消费者而言最重要的形态可能是去消费新的内容,所以我们在这个领域看一些新的机会,大概这样。

  郑道森:非常好的观点,VR可能会是有一个VCD的产业,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想法。我想最后给五位嘉宾提最后一个问题,一到两句话谈谈自己的观点,我们发现泛娱乐领域的投资,或者泛娱乐的热潮从2015年开始,截止到目前一直在往上走,越来越火爆,但其实我们身处其中有时候也会有焦虑,泛娱乐的投资到底能火多久,这样火爆的时间还有多长,机会的窗口期还有多长,最后请各位简短的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余海洋:我是比较看好内容领域的长期投资的,这里面最核心的是要还原用户的体验如果能真正提高的话,我相信用户会为越来越好的内容买单,这个在很多领域都看到了。比如说游戏,我们小时候玩的是魂斗罗在今天看来是非常粗糙的内容,到今天可能是英雄联盟这是制作非常精良的游戏,有了VR之后技术体验会越来越好,我相信这里面还是有非常巨大的机会去做投资的。

  陈杭:我想讲两点,第一点我们坚定的认为泛娱乐会是长期的发展方向,要回答你的问题,这个能不能持续要看经济、社会、技术三个会不会逆转,我认为是不会逆转的,因为我们国家越来越强大,我们的技术无论是现在微信,我们腾讯公司集成的微信钱包后面的功能相当于美国十家互联网公司集成的内容,我们享受到的服务比美国网民更加发达。

  第二,当然它成为一个风口之后,江河欲来,泥沙俱下,我们投资人还是会甄别的,我们有3+1+1的模式,一个靠谱的投资来自于行业、来自商业模式,来自团队,这三个基石,然后3+1+1,最后是我们的基金,我们投的四五十家公司能否一起合力发展,所以第二点泛娱乐是一个热潮,而我们一定会有所甄别,我们在大趋势下,甄别它的商业模式有一定的护城河,它的变现能力,团队是不是靠谱的团队,是不是有格局有胸怀。

  再就是价格,价格是最难讲的,是一个艺术。我觉得价格没有贵贱之分,但如果有一定的护城河的商业模式,如果是靠谱的团队,我们愿意为这样的公司付出一个溢价。

  胡海泉:价格其实也很关键,我比较擅长谈价。(台下笑声)很多创业公司他需要很多资源,不光是钱。投资机构不是一个证券公司炒股票,所以所谓的风口热的时候更应该是投资公司冷静的时候,不是别人投就投。还有两个小细节,我的公司叫巨匠,最近出品的每日十二点更新的三分到五分的小短片,专门给九五后看的,我们是跟腾讯合作的,花最少的钱但是优质的内容,每日更新符合现在消费者的习惯。很快,播出五天之后进入了互联网影视搜索排行的前十名,我们可以另辟蹊经去看,我们还能做什么,而不是大家都去投网络大电影、高级网剧。还有我们去年做的演唱会的直播,可能在乐视的历史上也是最多的收费的历史,150多万人,实际上当我拉长到四个月之后,如果我明天在家里开通我的手机做一个客厅的演唱会,去除掉无数的成本和渠道,可能在线万人,收益就更难讲了,这就是技术带来的改变,所以我说我们有太多可以挖掘的事情,只要能找对时间点用对的人提供对的内容,我在这一点上会不遗余力的做创新和尝试,希望大家未来都有机会合作。

  何佳:泛娱乐角度来讲我个人和基金都是比较看好的,我十几年前做游戏,自己写代码出身,做游戏、研发等等。这么多年也一直在这个领域耕耘,终于等到陈杭总说的都到位了,经济、技术都到位了,我们肯定坚持这件事情一直要做下去。我觉得娱乐领域有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垄断性的,尤其内容,你做一个东西出来,真的用心做,真的做的点很到位,很快就能成功,这个也是我们很喜欢娱乐行业包括内容行业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这一点是我们未来需要积极坚持去寻找的投资。

  王华东:两个大的前提,第一是说,因为移动互联网和PC的传播机制是稍微不同的,像以前门户时代,如果新浪不帮你推的话,基本上出都出不来。现在只要内容终端好就可以在微博、微信进行传播,所以原创内容的价值在急速提升。第二点,所有的创意产业都是没有瓶颈的,刚才余海洋提到了游戏产业,比如说2011年的时候大家喜欢玩SLG,2012年喜欢玩卡牌,现在没有人喜欢玩了,因为有新的东西出来了,创意产业是没有任何瓶颈的。这种情况下整个泛娱乐整个内容产业机会是一直存在的,这个行业不像别的行业可能会消失,它是会一直存在一直留存下去的,所以我们在这个领域也会持续的看一些新的投资机会。【责任编辑/荆玉珍】

本文链接:http://auxzarbs.com/huhaiquan/2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