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台心水论坛 > 李佩芬 >

鲜为人知的“中国芭比”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李佩芬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身着布满精细刺绣的古代服装,头顶复杂的传统发髻,佩戴种类繁多的头饰,化着符合历史身份的妆容,面带具有人物特征的表情……在唐人坊的展览间里,收藏着满屋的传统绢人,从历代仕女,到红楼梦人物,栩栩如生。

  这些绢人是唐燕至爱的珍宝。从小到大对各种娃娃的热爱,让她走上了挽救“中国芭比”——传统绢人的道路。

  绢人,是中国传统的民族手工艺品,起源于唐代,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绢人的身体用上等的绢、棉、丝绸等缠绕而成,再经过雕塑、彩绘、服装、道具、头饰等数十道工序,最终制成立体的人物造型。

  作为古老的民族工艺,绢人曾一度失传。上世纪50年代中期,葛敬安、李佩芬、杜崇朴等几位工艺美术工作者以绡、绫、绸、缎为原料,借鉴绢人技法,制成栩栩如生的美术人形,送往国外参展时获得了广泛赞誉。绢人再次兴起是在北京,故也称“北京绢人”。2009年,绢人制作的传统工艺入选第三批北京市级非遗名录。

  虽然外观精美,但是绢人制作工艺极为复杂,技法高难,要求收口缝制不见缝头、装饰物需使用“捻丝编花”等复杂工艺。绢人的妆容服饰全由笔墨手绘,有“立体丹青”的美誉。

  由于制作绢人所用原料成本很高,且不易保存,再加上绢人并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因此收藏者甚少。一直以来,绢人的市场很小,收益也不高。

  如今,现有的绢人制作大师均年事已高,懂得这项技艺的人所剩无几。“如果不接力传承真的会失传。”专业从事人偶制作的北京唐人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唐燕说,“绢人大师们年龄大了,希望年轻人来扛这个大旗。”

  唐燕从小热爱各种各样的娃娃,但是小时候家里穷,她直到18岁才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娃娃。唐燕自嘲是娃娃的“真爱脑残粉”,每次去参观娃娃展览,站在一群小朋友之中的她都显得有些“另类”。“这就是一种情结吧,我到80岁也还是会喜欢娃娃的。”唐燕笑着说。

  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唐燕看到了一个绢人展品,为其精美的工艺所折服。她四处找寻,最终拜绢人第二代传承人杨乃蕙为师,学习传统绢人制作。后来唐燕创办了唐人坊,一方面继续制作传统绢人,完全按照传统工艺、用料进行制作,产品价格较高;另一方面针对传统绢人制作周期长、成本高,且不易制作、不易保存、不易运输的弱点,在传统技艺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设计,将绢人改良成了“唐娃娃”。

  改良后的“唐娃娃”面部和手部均采用特殊石膏,在手绘的基础上结合电脑绘图,提高了制作效率。与现代科技的结合,不仅改进传统绢人的多项工艺,也丰富了创作题材,降低了制作难度。“唐娃娃”的制作成本大大降低,价格也随之下降,真正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唐娃娃”还曾被作为国礼赠送。2015年,钓鱼台国宾馆,一群来自澳大利亚的孩子们就收到了赠送的以京剧人物为造型的Q版“唐娃娃”。

  目前,唐人坊的很多职工来自贵州贫困山区,不少少数民族姑娘本身就会本民族的传统工艺,如刺绣、蜡染,做起唐娃娃来得心应手。

  “真要把绢人做到精美,那得花个十年八年。但是要让传统工艺在当今社会继续传承,还是得进行符合时代特点的改良。核心还是传统文化。”唐燕说。

  为挽救濒临失传的传统绢人工艺,今年4月,国家艺术基金开展了“北京绢人——民族传统工艺的传承与复兴人才培养项目”,招收40名学员,学员的学习、耗材、食宿费用全免。项目委托唐人坊主办,历时3个月,学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传统工艺爱好者。

  项目培训班请来了多位非遗传承人、传统工艺大师进行授课,如绢人大师滑树林、滑淑玲,人形大师林秋水等,课程囊括了雕塑、人体、服装裁剪、图案设计、缝制、头饰等一系列绢人制作流程。

  培训班班长邵涛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学员大都具有建筑、绘画等基础。“3个月基本功都学会了,但是深度的东西,比如绢人的服装设计、人物形态、脸部刻画这些,还需要长时间的练习。” 邵涛也表达了无奈:“一个绢人的创作、制作过程很长,但是认知它的人却有限。”

  在这次培训班结束之后,学员们大多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只是将制作绢人作为一项业余爱好。但也有人选择专门从事绢人制作,并采用新的方式将其传承,甚至以此为契机尝试创业,倪巧凤便是其中的一个。

  倪巧凤是北京城市学院的工艺美术系教师,讲授中国剪纸艺术、中国结艺术等传统工艺课程。她有自己的工作室,主要面向小学生和年轻女性开设传统手工艺课程以及女红学习班。她打算在自己的工作室开发改良绢人的制作课程,课程已经安排在9月底。

  由于传统绢人的制作工期长、涵盖的工艺形式多且复杂,学习者短时间内难以吸收领会,倪巧凤决定先针对小孩子,从最基础的“唐娃娃”组装开始。“我觉得Q版绢人娃娃的制作过程保留了传统绢人的一些工艺,经过改良之后,孩子们制作起来比较容易。”

  倪巧凤也在思考如何用创新的方式将传统绢人的制作工艺进行应用。今后她可能会针对成人开设“捻丝编花”工艺、绢人服装制作等课程。“很多绢人的制作工艺,还可以运用到其他地方,或者与其他工艺进行结合,比如用‘捻丝编花’工艺做成实用的坤包,这种方式可能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传统绢人制作工期长、制作工艺多且复杂,具有一定绘画或手工基础的学员3个月左右可以掌握基本技法,但是绢人的服装设计、人物造型等均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练习。改良版绢人与电脑绘图技术相结合,制作成本和制作周期均相应降低,具有一定的市场潜力。

本文链接:http://auxzarbs.com/lipeifen/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