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港澳台心水论坛 > 李双江 >

揭李双江为师之路 梦鸽成其代表女弟子

归档日期:06-04       文本归类:李双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李双江是我国杰出的男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他的代表作《北京颂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红星照我去战斗》等家喻户晓,广泛流传。李双江桃李满天下,其中四大女弟子梦鸽、韩红、谭晶、许飞更是声名赫赫。李双江说,希望学生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如今年过70的李双江声线依然洪亮,更毫不避讳地向媒体透露自己的“草根”成名路。

  据新华网报道,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李双江桃李满天下,12大门徒身怀绝技,其中四大女弟子梦鸽、韩红、谭晶、许飞更声名赫赫。李双江说,他无意培养“李氏唱法”传人,希望学生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梦鸽,1966年出生于湖北沙市,四岁时受母亲启蒙学习唱歌,8岁首次登台演出。1979年考入沙市歌舞团,1992年进入总政歌舞团。1995年实现了个人艺术生涯一次重要飞跃,成为中国音乐学院一名民族声乐的硕士研究生,并于就学期间连续两届获得全国听众最喜爱的优秀歌手第一名。1990年10月26日,梦鸽和李双江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隆重婚礼。首都文艺界上千人前往祝贺这一对师生终成眷属。

  1988年除夕,李双江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唱了一首《中国龙》,梦鸽听了很受感动,萌发了拜李双江为师的想法。梦鸽给李双江唱了一首东北民歌《拜大年》,李双江听了梦鸽的歌后,认为她很有潜力,有发展前途,感叹地对她说:“你的嗓子真好!”梦鸽说:“李老师,如果您觉得我还可以的话,以后我有机会想跟您学一学。”李双江问了一些梦鸽的情况后,说:“女生,我是不教的。”这是因为当时李双江还是一个人生活。

  春节晚会后,中央电视台组织春节晚会剧组到湖北等地演出。途中,李双江对梦鸽有了更深的了解。梦鸽虚心地向李双江学习声乐方面的知识,李双江倾心地向她传授自己的经验。演出成了他们幸福的旅程。梦鸽发现李双江热情、奔放、对事业执著,对他从崇拜仰到倾慕;李双江发现梦鸽纯情、聪明、对人生挚爱,对她从爱护到爱恋。一对师生跨越年龄的障碍,成为一对恋人。

  谭晶,出生于山西省运城市的一个音乐家庭。8岁学钢琴,9岁第一次随父母登台演出,11岁开始跟随母亲系统学习声乐。 1998 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随即考入总政歌舞团。2006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成为我国第一个通俗唱法硕士学位获得者,2008年起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副主席。全国三八红旗手。

  “李双江老师是我在艺术学院就读时的导师,是我在艺术道路上的指路人;是我的战友和前辈;是我的榜样和方向,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他一样在艺术的道路上有所收获”,在“红星照我去战斗——李双江战友师生音乐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双江的得意弟子谭晶不仅献上鲜花以表祝愿,更是通过一番感人肺腑的话语体现了两人深厚的师生情。

  韩红,生于西藏昌都,创作型唱将。多次获得各种“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奖”和“最佳女歌手奖”,成为中国大陆最红的女歌手之一。韩红于2009年加入伍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军衔为技术五级,任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副团长。所支持的歌迷多认为她的声线如莎拉布莱曼的天籁般,其词曲风格独具;但对其反感者则多认为她风格造作。

  李双江评韩红:“我教了韩红三年,她视唱练耳是全班第一,钢琴记性、演奏能力比钢琴家都好。但最让人难忘的是她的人品。生活中的为人处世会自然地反映进歌声里。在陕西,她收养了一个因华山索道事故失去双亲的小男孩,并连夜写出让无数人动容的歌曲《天亮了》,而且在娱乐圈假唱盛行的时候,韩红从头到脚都是真的。”

  许飞(英文名:Blank),从12岁到北京学习唱歌,曾在北京部分酒吧有过演唱经历,以通俗组第六名的成绩考入军艺。大二时曾经组建过自己的紫晨乐队,担任主唱。获得过一些歌唱比赛的荣誉,2006参加青歌赛获得吉林赛区第二名,同年参加“超级女声”一举成名,并获得长沙唱区季军、全国第六名。代表作品有《那年夏天》、《左半边翅膀》等。

  “我不反对,她是我们系一个低年级同学,这个小孩基础不错,音乐理论也很好,她的表现不错。虽然没有拿到第一,我们鼓励她。我们要更注重研究一些通俗唱法和其他唱法的结合。任何一种艺术,都不是单一走自己的路,都应该在自己轨道的运行中吸收其他兄弟姊妹艺术的营养,不断滋养自己。”

  据国际在线报道,李双江是我国杰出的男高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他的代表作《北京颂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红星照我去战斗》等家喻户晓,广泛流传,被誉为“歌王”。如今年过70的李双江声线依然洪亮,更毫不避讳地向媒体透露自己当年一文不名之时的草根生涯。

  李双江自幼喜爱唱歌,然而少年时期的音乐梦想却差点被父亲扼杀在摇篮里。“你的命是我给的,再敢唱歌就打断你的腿!”少年时期,一直希望家里能出一名医生的父亲极力反对李双江学习唱歌,认为唱曲儿是下等工作,搬不上台面。父子俩为了此事还当真出现过争执,李双江只能在母亲的掩护下偷偷练歌,一旦被父亲发现了就是一顿胖揍,“把我踢到门板上再弹回来”。进入部队之后,李双江依然坚持着最初的梦想,从一名小战士逐渐成长为一名人民歌唱家。直到此时,李双江的父亲才意识到时代的进步,“连唱曲儿的也能当官啦!”

  上世纪60年代,李双江正在新疆接受军事生活锻炼,每天晚上都要到骑兵部站岗放哨。新疆那边冬天晚上很冷,都是零下三十多摄氏度,再加上那会儿正赶上困难时期,人肚子里都没多大油水。等下岗交接完毕之后,饥肠辘辘的李双江一下就钻进了厨房,心想里面怎么也应该有点剩菜剩饭,结果他刚一进去就顿时傻了眼。厨房里不但没有剩菜剩饭,就连菜刀都给锁了起来!

  幸好他在缸里发现有满满一缸子油冻。双江顿时眼睛发亮,伸手挖了一大块油冻,塞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然后回到屋躺床上就着了。

  刚躺下一会儿,紧急集合的哨子就吹响了。连长说:“昨天晚上的哨兵出列!”李双江和几名战士都站了出来,然后连长拿着手电筒,挨个照他们几个。直到照到李双江这里,连长把手电一关:“李双江留下,其余的人再睡一小时!”

  李双江心想:我偷油吃没人看到啊,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报告连长,说话要有证据”

  李双江就跟着连长去了连部,连部屋里有面镜子,就放在门的附近,连长走进去把灯拉开,冲着李双江一努嘴说:“你自己照照!”李双江一看立刻“认罪”了,敢情他吃了一胸口的油。

  三年困难时期,李双江从一名歌唱演员变成了一位炊事班的普通战士,每天的任务就是给战友们切土豆做饭:“那个时候每个连队拿十斤粮食支援少数民族,战士们只能吃土豆,我整天给他们切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最后还获得了‘切菜能手’的称号!”每每说到此处,李双江总是眉飞色舞,难以忘怀。

  李双江小时候想学唱歌,但是父亲不愿意,母亲却一直默默的支持他。李双江那时要去考音乐学院,但家里没钱,母亲亲手给李双江作了一身中山装。又连夜给李双江作了双“千层底”的布鞋。李双江跟本舍不得穿,因为那是母亲的心血啊,于是李双江就把鞋抱在怀里,光着脚走了10几里路去考试。双脚都磨破了。到了考场李双江面对考官一口气唱了10几首歌。考官问他为什么脚破了。李双江就讲述了家庭贫困母亲支持他的故事。感动得考官都哭了。不仅录取了李双江更破例免取他的学费。成名后,李双江特地把母亲接到北京,不顾自己艺术家的身份,背着母亲游北京。突然,李双江觉得脖子有些凉,回头一看妈妈已经泪流满面,泪水滴到了儿子的脖子里。

本文链接:http://auxzarbs.com/lishuangjiang/224.html